[网连中国]独生子女护理假:看起来美好,休起来不易

2018年12月05日08:26  来源:人民网
 

“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父母生病,平时工作太忙,真的是分身乏术。”80后郑莉是独生女,在重庆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主管。患病多年的父亲住院期间,因为郑莉工作忙,多数情况都是年迈的母亲和护工照顾父亲。

像郑莉这样面临“陪护父母难”这一问题的独生子女并不在少数,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我国独生子女总量约1.45亿,生活在独生子女家庭的人口有将近4.5亿。

为了缓解独生子女在父母赡养方面的压力,2016年河南省在全国率先推出“独生子女护理假”,从政策的层面给予独生子女家庭关照。此后,福建、湖北、黑龙江等8省及广州市也相继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的相关政策。近日,人民网记者奔赴福州、郑州、广州、重庆等4座城市走访发现,这项听上去很贴心的政策在落地的过程中却并不顺利,普及少、门槛多、审批难,让独生子女难享这份贴心假期。

“独一代”家庭进入空巢期 多省推行独生子女护理假

家住融侨半岛的蒋碧青是重庆巴南区某企业退休职工,老伴走得早,家里只有一个儿子。去年,蒋碧青生了一场大病,在大坪医院住了两周。

“孙女刚上一年级,儿子媳妇工作都忙,还要接送小孩,不想给他们添麻烦。”蒋碧青告诉记者,住院期间,她看到儿子时不时进进出出接打电话,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她心里就不踏实,怕因为照顾自己影响了儿子工作。最终她只让儿子在医院守了三天,之后就请了护工。

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了近40年,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已逐渐步入老年,其家庭也进入了空巢期,“四二一”式的家庭构成也使得空巢家庭的子女面临着父母养老难的困境。有媒体曾对2003名18~35岁青年进行了一项调查,91.1%的受访青年担心将来无法陪护父母,86.8%的受访青年期待社会能为年轻人陪护父母给予一定的支持。

据记者统计,目前各地已出台的独生子女护理假通常在15天左右,而内蒙古、河南的护理假则更长。在内蒙古最新修订的《内蒙古自治区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中,明确提出独生子女每年可获20日护理假;最早出台护理假的河南近期也对相关条款进行了修改,将原来的“不超过20日”改为“不少于20日”。此外,部分省份还将护理假范围扩展到非独生子女身上,湖北、黑龙江给予非独生子女每年不超过10天的护理假,四川给予不超过7天的假期,陪护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

不知道、不敢请、请不了 贴心福利恐成“纸上假期”

“独生子女护理假”的出现不仅能缓解独生子女家庭看护生病老人的压力,还规定了用人单位不得扣减陪护期间的工资、津贴与奖金等福利。因此,政策出台之后一度受到追捧和好评。然而,记者在走访中发现,真正享受到这份贴心福利的人微乎其微。

泉州的小吴今年24岁,是家中的独生子,目前刚刚在福州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一年有余,在被问到独生子女护理假时,小吴表示自己之前没有听说过有这个假期,单位也没有普及这项政策。

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中发现,各地像小吴这样的不了解独生子女护理假的人并不在少数,一些单位的人事部门负责人表示不知道该项假期,不少受访者也表示,不知道有这个假期,也没听说身边有朋友请过“护理假”。

除了“独生子女护理假”普及率低的问题,政策本身设置的“门槛”以及繁琐的请假程序也让这项规定“叫好不叫座”。

在河南,要休独生子女休护理假的前提是要求其父母需持有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四川则规定,休假需满足“老年人患病住院期间不能自理”的条件;福建、广西以及广州市,规定独生子女父母需满足“年满60周岁以上”且处在“患病住院治疗期间”的条件,子女才能休假;在重庆,只有在老年人“患病住院治疗且需要二级以上护理”时,才支持其子女进行护理照料。种种限制条件将许多独生女子群体挡在了“护理假”的门外。

郑州某集团人力资源部人力专员赵先生告诉记者,他所在单位已经落实了独生子女护理假。职工申请护理假,需父母年满六十周岁,同时提供父母的身份证、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入院证的照片或扫描件,报主管领导审核。

“不过实际请假的人很少。”赵先生说,一方面,独生子女多为80后,父母普遍年龄不大,住院的情况也不多;另一方面,护理假有突发性,请假者很难及时发起申请,导致后期需花费较大精力,向单位核对自己的出勤和绩效考核,故更倾向于选择工时计算更为简洁的事假或公休。

“提供各种手续证明什么的相当麻烦,还不如就请事假来得方便些。”广州的纪先生表示,繁琐的请假流程是不少人对独生子女护理假“望而却步”的重要原因。

假期落实成本不应企业买单 良策也需法律加持

“父母在异地,怎么套用现有制度?”在河南某税务部门工作的小张今年28岁,对于独生子女护理假政策,小张有一个疑问:老人可能在老家住院,而请假需要回单位申请。两地奔波时间是否计入假期,异地又是否可以审核请假资质?

在独生子女护理假的推行过程中,除了这类独生子女假施行细则不明确的问题,记者还注意到,因为缺乏有关部门的政策扶持,独生子女假对于用人单位来说无形中增加了用工成本。重庆一家大型酒店人力资源负责人何女士直言落实护理假有难度,“因为酒店有不少岗位的设定都是‘可丁可卯’,如果有人请假,会造成其他人工作量增加,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对酒店的收益造成一定的影响。”

善治还需良法促。执行不力和缺乏合理的社会分摊机制是影响“独生子女照料假”切实落地的两个重要因素。目前,部分省份已明确督促用人单位落实独生子女假期。例如,福建规定有关机构或者组织不支付独生子女护理期间享有工资福利待遇的,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或者有关部门责令限期给付。如果用人单位违反该规定,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可对该单位处以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同时,根据《福建省用人单位工资支付行为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暂行规定》,违法的用人单位将会被列为工资支付行为失信单位,该单位将被重点监管。

出台独生子女护理假的初衷是缓解独生子女在父母赡养方面的压力,鼓励子女尽孝。要想真正让假期落实到位,有关部门还需出台更为完善的配套保障,提升这一政策的可行性。有专家建议,政府应出台一系列减税、减费的综合优惠政策,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等,不将落实成本丢给企业一方买单。

《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称,“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养老问题成为日益突出的社会问题。落实休假新规,还需要加强宣传释法,营造依法保障独生子女护理休假权的良好氛围。总之,把关心关爱老年人的好事办好,还需要包括用人单位在内的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记者唐嘉艺、曾帆、林晓丽、徐驰、胡苇杭、陈琦)

(责编:曾帆、肖鑫)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观察:多名70后副省级干部履新 贵州现两名70后省委常委 截至目前,在31省区市省级党委政府任职的70后副省级干部已有8人,其中3人为省级党委常委,5人为省级政府副职。贵州同时拥有两名70后省委常委,这在全国独一无二。 【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