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领导留言板 > 地方领导 > 北京市 > 北京市市长陈吉宁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
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香港|澳门|台湾

毕业生引进人才的户口指标是给个人还是企业的? 已办理 就业 建言

新***      2021-10-25 22:17     

市长您好,我对北京市引进人才解决户口指标的政策几个疑问:1、根据相关管理办法首先毕业生引进户口指标的申请权在企业,但是企业申请报需求要有对应的毕业生个人资料,最后申请到的户口指标落给毕业生,毕业生是实际获得者。整个过程中首先是毕业生向企业提申请交资料,企业往上提交申请,然后指标落到企业,企业再给到毕业生,这里就有很大的问题要确定:这个指标申请主体应该算是个人还是企业?本质上落户是个人的需求,也是个人首先提申请,最终落给的也是个人,但是落户对个人是有条件限制的,这个条件由企业来审核,所以这个申请渠道就被企业握在手里了。2、企业将关系毕业生个人需求的权力握在手里就衍生出了很多的问题:(1)企业例用这项独享的权力以稳定人才队伍为借口要求毕业生签订针对解决户籍的有偿离职协议(非竞业限制),很多要价远高于企业成本的情况,毕业生寻找工作的有效时间窗口也就每年3个月左右,在多轮面试入职后提出这样的要求毕业生往往不得不签,因为没有再找新工作时间了;(2)毕业生与企业签订高额有偿离职协议后很难不陷入被动的情况,企业逐利的本性必然驱使它们充分压榨员工,让毕业生的实际收入远低于市场薪资,如果成功逼走毕业生提前离职,企业还能赚一笔高额赔偿,与卖户口指标无异,可谓无本万利;(3)毕业生在入职一段时间了解到企业更核心的情况、了解自己被严重压榨的事实后,不愿意在这家企业就业,又因为高额离职协议的限制不能走,要么缺乏工作进取心抑郁困顿,要么易滋生歪门邪念,既耽误个人发展又于企业社会不利;(4)理论上毕业生可以根据劳动者权益保障相关规定来要求保障权益,但是企业往往有更多的方法来规避责任,或者很容易在管理中给毕业生穿小鞋,实际上毕业生在签订了高额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很难去要求保障权益,非常弱势。这样的申请权与实际受益人分离的情况造成中间灰色地带,滋生企业与个人的矛盾,这样的问题政府在制定政策时是否有考量?是否有保障?据我了解政府往往只有对企业的留人情况调查,从来没有直接向毕业生了解企业真实的待人情况调查。我认为申请权应回归个人,个人符合一定的条件、能够到引进名单的企业工作一段时间,就应该有权申请户口指标,可以让企业配合调查核实情况,对落了户的毕业生只要还在北京范围内的企业工作,还在为北京的指定行业发展做贡献的,都应该继续享有户口权益,企业留人可通过竞业协议约定双方补偿。

该留言中含有个人信息或其他不便公开展示的内容,仅办理机构可见。

倾听人民呼声 汇聚人民智慧

客户端下载
邮箱:leader@people.cn

扫码下载客户端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关注公众号扫码关注公众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